昌平新闻|国内资讯|国际新闻|法制社会|教育专栏|旅游攻略|明星娱乐|昌平美食|健康|装扮|婚嫁|母婴|收藏|卫生|摄影|
 
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 >

摆不平的经济与环保?哈尔滨的治霾“游戏”

时间:2016-12-26  来源:未知  作者:昌平新闻网

北极星节能环保网讯:“那天,我停在这儿,完全看不见路对面的交通讯号灯,这才发现段子里说的都是真的。”回想起11月初的那场空气质量指数爆表的雾霾,在哈尔滨开了8年出租车的老王说。

在大赵村的中心道路旁,挂着“露天焚烧秸秆违法 综合利用利国利民”的标语。而大赵村也是11月初哈尔滨重污染天气中因秸秆焚烧被通报批评的村落之一。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江山/摄

与哈尔滨市香坊区红升村化企街的村民仅一街之隔的,便是哈投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热电厂和一家垃圾焚烧厂。村内窗户上覆盖上一层黑色的煤灰,“村里谁都不敢开窗”,衣服也没方法晾在外面。而化企街路面上原本铺排的黑渣与尘土也席卷飞腾。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何林?/摄

根据中国环境监测总站数据,11月2日~6日,东北地区多达10个城市空气质量指数爆表。其中哈尔滨、鞍山等的PM2.5小时浓度“破千”,哈尔滨污染最为严重——11月4日的PM2.5日均值和小时值分别到达704微克/立方米和1281微克/立方米,爆表连续了长达14小时。

11月初,中央第二环境维护督察组向黑龙江省反馈督察情形时曾指出,黑龙江省环保工作安排存在下降标准、放松要求的现象,如原本应于2017年完成的钢铁企业脱硫设施装置被该省推迟到了2018年。督察组还特殊指出,哈尔滨市环境治理工作推进不够有力。

躲不开的雾霾

在哈尔滨市环保局大气与噪声污染防治处处长李滨堂的办公桌上,躺着一张花花绿绿的表格。表格上记载着从2011年起每年9月~12月的哈尔滨市空气质量,红黄橙绿等不同颜色代表着空气质量的优劣水平。

《环境空气质量指数(AQI)技巧划定(试行)》将空气质量指数划分为0~50、51~100、101~150、151~200、201~300和大于300等6档,分离对应“优、良、轻度污染、中度污染、重度污染、极度污染”6个空气质量级别。通常意义上所说的空气质量指数爆表是指指数超过500,而这对入冬后的哈尔滨市民来说已司空见惯。

依据近几年的公然数据,2013年10月下旬,刚刚进入供暖期,哈尔滨市便遭遇重度雾霾,12个监测点位中有10个点的AQI值高达500;2014年10月下旬,黑龙江省多地又遭遇重度雾霾,哈尔滨市涌现4天严重污染;2015年11月1日开端,哈尔滨市持续10天处于重度污染和严重污染交替之中,部分中小学停课……

每年一入冬,供暖期的季节性雾霾早已成为李滨堂的心头大患。从每年9月起开始天天记录当天的空气质量指数,已经成了李滨堂的习惯。今年10月20日供暖期开始,他更是严阵以待,直接把数值标在2015年的对应日期,进行对照。

抛开数据,李滨堂认为,与往年相比,今年哈尔滨的空气质量已有改良。

据他介绍,由于供热企业起炉时污染排放量不稳定,从10月10日开始,几个大的供热企业就被相继支配错峰起炉。“好比说刮东南风,我们把西北方向的节能热力、华能烧起来,刮北风的时候,把南面的哈热、哈发热起来。”李滨堂说,“以往,一到10月20日左右,大概在17日~18日最少要产生一次重度污染,今年就没有,效果非常好。今年10月10日~20日期间,基本没受起炉影响,安稳地过来了。”

李滨堂以为已提前预测到那几天气候前提非常不利,又正好遇上哈尔滨冬季锅炉起炉,还有烧秸秆等因素,因此已为预防雾霾做了充足准备。但“意想之外的是,那几天晚间,秸秆深夜烧得出乎我们的意料。一般夜间取暖都是16时~18时烧煤,到了20时就根本停下来了,但那几天夜间空气质量指数没有下降,反而往上走了”。

11月6日,环保部召开会商会议,发布该次东北、华东地域大范围的污染过程始于11月3日~4日黑龙江省哈尔滨、绥化和大庆一带,当地冬季燃煤采温暖秸秆焚烧排放是导致区域性大范围重污染的“元凶”。

“今年就这两天重度污染,我们自我感到有大幅度改善。但是有那么几个小时爆表,就忽然全国都知道了。”李滨堂指着表格,有些无奈地苦笑着。

禁不掉的秸秆焚烧

即便那几天把家里的门窗都关紧了,哈尔滨市市民赵清也依然能闻到空气中有“一股烟熏火燎的味道”。

秸秆焚烧被官方认定为引起此次重污染天气过程的主要因素之一。

黑龙江省环境监测中心站高等工程师邢延峰此前接受《中国环境报》采访时表示,秸秆焚烧虽不是雾霾发生的罪魁,但却起到了帮凶或诱导作用,“秸秆中的木质素、纤维素和半纤维素等易燃物质在焚烧过程中部分转化为含碳颗粒物,为雾滴的形成供给了丰盛的凝聚核”。

全国禁止露天烧秸秆的要求在黑龙江省实行得不太理想。11月7日,环保部卫星环境应用中心检测数据显示,10月31日~11月6日,环境卫星共监测到秸秆焚烧火点756个,其中仅黑龙江省就有580个火点,占此次监测到全国火点总数的76.7%。

11月5日,哈尔滨迎来今冬以来首场降雪,约10厘米厚的积雪笼罩住了玉米地。村民告知记者,降雪之前和开春是集中焚烧秸秆的时间点。

呼兰区康金街道大赵村位于哈绥公路西侧,距哈尔滨市区约40公里,2015年被黑龙江省环保厅、省农委、省景象局结合规定为“2015年秸秆禁烧区”范围之内。

环保督察组考察发现,哈绥高速呼兰段404公里~421公里处以及肇东市五站镇、拂晓镇、姜家镇、肇东镇、巴彦县兴隆镇高速公路两侧均存在大面积焚烧秸秆现象。

11月9日,呼兰区康金街道、许堡乡政府及下辖村的多名干部因“对秸秆禁烧工作认识不足、重视不够、工作不力,造成秸秆大面积焚烧”而受到通报批驳,大赵村也名列其中。

作为中国粮食主产区,黑龙江省2015年秸秆产量高达7200万吨。秸秆还田难度大是不可疏忽的事实。黑龙江省秸秆产业化服务中心主任孙伟在此前接收《中国建材报》采访时表示,黑龙江秋季收成期集中、气温偏低、冬季封冻时间长、难以腐解,秸秆还田效果不佳。同时,秸秆收集增加农户功课本钱,影响经济收益。

环保部此前曾发文,中央财政部署自惭形秽,自愧不如10亿元,在秸秆焚烧问题较突出的辽宁、黑龙江等10省份开展试点工作,通过政策激励搀扶,引导农夫自主自觉发展秸秆综合利用,严禁秸秆露天焚烧。2015年,哈尔滨市环保局出台《哈尔滨市2015~2017年秸秆综合利用实施计划》全面禁烧秸秆,对秸秆还田、综合利用等多个环节都设置了补贴方案,补助政策执行期限从2015年起至2017年止。

但大赵村村长刘奉栓告诉记者,并没有人往返收秸秆,地里的秸秆也没有集中起来统一处置。以前,秸秆除了在田里焚烧外,一度还曾用于发酵生产沼气和充当燃料等。但是“现在又有电、又有气,都不烧玉米秸秆了”。

《大气污染防治法》明令制止露天焚烧秸秆,形成犯罪的,依法可追究刑事责任。

然而集合在供销社的村民均表现不懂得详细的处罚办法。

“下雪之前不让烧,烧了得罚。明年春天让烧也得烧,不让烧也得烧。”一个村民说。



上一篇:“土十条”出台半年有余 土壤修复业究竟应该如何走?
下一篇:没有了
关闭
频道精选
健康
时尚
婚嫁
体育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