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平新闻|国内资讯|国际新闻|法制社会|教育专栏|旅游攻略|明星娱乐|昌平美食|健康|装扮|婚嫁|母婴|收藏|卫生|摄影|
 
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专栏 >

奥数被取消冤不冤?摇摆在被工具化和被妖魔化之间

时间:2018-03-08  来源:未知  作者:昌平新闻网

  被污名化的奥数,冤不冤?

  文/孙文晔

  “华杯赛”暂缓举办,“学而思杯”今年不再举办,家长培训群名称删除“数学”……这些让很多人不明就里的新闻,对焦灼于“小升初”的家长来说,却犹如炸雷。要知道这些竞赛都是“小升初”加分项,一旦取消了,不仅孩子那几千道奥数题白刷了,还失去了上名校的敲门砖。

资料图:中学课堂。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资料图:中学课堂。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社会上,则对此拍手称快:“万恶的奥数终于被叫停了。”评论的关键词围绕“抢跑教育”“奥数产业链”“只有5%的孩子适合学奥数”。《新京报》评论说,暂停这些比赛,对于遏制社会上的奥数狂热也是釜底抽薪之举。

  然而,对于长期浸淫于“小升初”战场的妈妈们来说,以上种种评论未免有些幼稚。有中高考摆着,搞臭了奥数,就没有学生择校、名校掐尖了吗?是谁让杯赛和择校挂钩的?挂钩的只有奥数杯赛吗?英语呢?艺术类的呢?体育竞技类呢?一起禁了吧。

  的确,教育部《十项禁止》出台,2020年取消特长生,这都是好事儿!可是,不还有半透明的“政策保障生”、富人的“学区房”、名校的选拔存在吗?教育不均衡又杜绝不了择校,妈妈群里出现了“谁信谁傻”的声浪。

  为什么“减负”减成了“谁信谁傻”?奥数在中国的历史最能说明问题。

  创办于1986年的“华杯赛”,由数学家华罗庚从苏联引进,有3000多万名少年儿童参加了比赛。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它就已经声名狼藉。早在2003年,北京市就下发相关禁赛通知。2005年,时任北京市副市长的范伯元说“简直是毁孩子,奥数是最无聊的一种比赛”,并叫停“迎春杯”;2009年成都发誓要斩草除根;2012年,时任教育部长袁贵仁公开发声,打击奥数上升到国家层面。

  吊诡的是,被打击了二十年,奥数总能满血复活,甚至还活得更好。人们一边骂奥数,一边把孩子送到奥数班去;而在人们的反对声中,奥数成绩一直是“重点”或“名校”的小升初和中考录取的标杆。曾被叫停过的“迎春杯”,也在2013年更名为“数学花园探秘”,屹立不倒。

  不拆“择校”这座庙,怎么刹住全民奥数之风?对此,全社会都心知肚明,甚至是揣着明白装糊涂。那些关掉学而思、停办杯赛的地区,家长甚至公开羡慕可以通过奥数择校的地区——起码还有一条不拼爹不拼财力,靠自己的努力明刀明枪竞争的通路。

  升学的魔杖把孩子们赶进同一个课堂。如果实行均衡的教育,不搞那么多公立的“重点”和“名校”,如果这些“高人一等”的学校不把奥数作为录取新生的要求,奥数怎么会被妖魔化成今天这种状态?换句话说,是奥数危害了教育,还是教育搞坏了奥数?

  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中国已经破天荒地连续三年未夺得冠军了。这是偶然吗?的确,多数孩子并不适应奥数训练,训练的结果不仅增加孩子的痛苦,而且损害健康的智力。而其余那10%的出类拔萃者呢?是不是因为过早的、题海战术的数学开发,让他们失去了对世界上最纯粹的科学的纯然热爱?

  对数学的天然兴趣已经被我们的教育破坏殆尽,如果说是奥数让童年没有快乐,是奥数让青年没有创造力,那么,消灭了奥数,中国就能迎来教育的好日子了吗?封杀它,结果又会如何?从“因材施教”这样常识性的教学原理上看,奥数教育也就跟体育、音乐、美术和棋术等所有“特长班”一样,只要向有才能的孩子开放,就没有问题。

  如今,奥数却在被工具化和被妖魔化之间摇摆,别无选择。

  (《中国新闻周刊》2018年第9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上一篇:全国律协副会长:刑辩律师队伍后备力量供给不足
下一篇:没有了
关闭
频道精选
健康
时尚
婚嫁
体育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