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平新闻|国内资讯|国际新闻|法制社会|教育专栏|旅游攻略|明星娱乐|昌平美食|健康|装扮|婚嫁|母婴|收藏|卫生|摄影|
 
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攻略 >

圣德牌坊,旌表先祖伟业之功绩牌

时间:2018-05-05  来源:未知  作者:昌平新闻网
圣德牌坊

  “东园垂柳径,西堰落花津。物色连三月,风光绝四邻。”仲春时节,怀揣着诗人笔下的美好,探一处郊外美景,该是怎样的惬意!

  到郊外去,满眼尽是一丛丛、一簇簇叫得出名或叫不出名的姹紫嫣红。路两旁,深深浅浅的绿肆意地往人眼里撞,偶有一树红的、粉的桃花跳入,顿时便生动了整个画面。在这场“满园春色关不住”的色彩盛会中,也有对此无动于衷者。瞧,高大巍峨的圣德石牌坊脚下,枯黄的小草像商量好似的躲在晴好的阳光下继续冬眠着。是被春日的暖阳晒酥了筋骨?还是对眼前百年未变的风景心生厌倦?而被暖风熏醉的石牌坊,则一改往日的神圣威严,如一位饱经风霜的老者,温和地注视着眼前这个崭新的世界。

  初识·访牌坊

  圣德牌坊位于十三陵镇石牌坊村。十三陵系大明王朝第三任大位承接者朱棣为子孙后代精心觅得的百年陵寝地,这里埋葬着包括明成祖朱棣在内的十三位皇帝。长陵则是其生前为自己营建的终老归宿地,陵前神道最南端树立的石牌坊,即为圣德牌坊。

  其庞大惹眼的身躯,让找寻者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轻松找到。站在石牌坊前,透过中间明楼向北遥望,一个突出于群山的山尖和影影绰绰掩映在树木丛中的黄色屋顶便可尽收眼底。环顾四周,月半弯状的群山犹如一把太师椅稳置于石牌坊身后。而璀璨如明珠的皇家陵寝,就这样被分布于其东、西、北三面的群山轻揽入怀。

  作为开陵第一人——明成祖朱棣将自己的陵寝部署在了山尖(即天寿山中峰)脚下,他之后的接班人只须向两边次第散开即可。如此,通往陵区的神道自然就被安置在了长陵前。虽说石牌坊是长陵的附属建筑,但若不细追究,便很难发现它的生日竟比长陵足足晚了一百三十多年。个中原由,自然与通过大礼议逐步掌握皇权、继而开创出嘉靖中兴局面的明世宗朱厚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倡导大礼议的明世宗,为表达自己对先祖的尊崇之情,于嘉靖十九年(1540年),在距离长陵7.3公里远的南端修建起这座为祖先歌功颂德的石牌坊。作为目前我国皇家兴建最早、等级最高、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大型仿木结构石牌坊之一,其规制之宏大自是不容小觑。

  致力于明史及明帝陵制度史研究的学者胡汉生,在其所撰的《明长陵》一书中介绍:牌坊坊体以白石与青白石料雕琢组装而成,面阔为五间(通阔28.86米,其中明间阔6.46米,次间各5.94米,稍间各5.26米),顶部有主楼5座、夹楼4座、边楼2座。各楼均作庑殿顶形,兽、吻、勾、滴均雕刻精细(5座主楼各雕正吻1对、垂兽4只、走兽12只,夹楼及边楼正吻、垂兽数同主楼,走兽各雕8只)。其中明间主楼最高,其正脊顶部至地面高约12米,次稍间主楼高度则依次递减。各楼勾滴之下依木构件形状分雕檐椽、飞子、檐檩、斗拱、平板枋等构件。

  如今,这些曾经色彩艳丽、雕刻精美的装饰已在岁月的风侵雨蚀中颜色尽失,但其健壮的体形却仍旧透着昔日的辉煌。

  铁锈色的水渍像小孩子哭花了脸的泪痕,一道道顺着夹楼两侧滑过,看上去倒好像是随意搭在支柱旁的陈旧丝带。支撑楼体的六根方形石柱已被岁月打磨得少了些棱角,在夹柱石的固定下,如一条条奋力向上伸展的粗壮臂膀,稳稳地托起五座装饰繁杂精美的楼体。四面雕刻着祥云、飞龙等不同饰物的六块儿夹柱石,则与柱石上蹲守了几百年的狮子纽构成一方体量惊人的宝玺,步调一致地落在下方雕饰精美的础盘上。纵然时光飞逝,仔细聆听,似乎仍能听到当初大方石落下时的轰然声响。清脆的鸟鸣恰时响起,受到召唤般的鸟雀瞬间从树梢啼叫着冲向天空。

  而看牌坊之人在啧啧称奇皇家石牌坊的不可比拟之余,不禁联想到一首吟唱于春秋时陈地的民歌:“衡门之下,可以栖迟。泌之洋洋,可以乐饥……”二者的繁简程度虽不可同日而语,但简陋的衡门却依然不失为牌坊界的“鼻祖”。从其面世的那天起,即开启了表彰、纪念、装饰、标识和导向的功用。

  复问·说成祖

  作为明王朝迁都的主导者,朱棣到底有着怎样的人格魅力,竟使得任性倔强到“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明世宗朱厚熜,决意为其更改庙号呢?兄终弟及的皇位接替,总会有不可避免的纠纷产生,而由此造成的“历史遗留问题”,也并非三言两语就能说得清楚。既如此,还是只叙于嘉靖十七年(1538年)由太宗升格为成祖的朱棣其人吧。

  抛开明人李贽“我国家二百余年以来,休养生息,遂至于今。士安于饱暖,人忘其战争,皆我明成祖文皇帝与姚少师之力也”的赞誉,在后世的人物评价中找寻答案,或许更具说服力。清初著名史学家万斯同曾说:“帝刚果善断,能决大谋。用兵常以少击众,开阖如神。身先士卒所向克捷。知人善任,使士有一艺辄录用,弗遗与臣下语。表里洞达,无识芥之嫌,不侈祯祥。每谨灾变水旱饥馑赈恤如弗及以故六军数出,工役繁兴与而民不至困敝。在位二十二年,励精勤政,威德远被。穷荒绝域,受朝命修职数十国,其建司置卫,设官世守者以千百计,有明功烈于斯为盛矣。”

  而师从“海内三大鸿儒”之黄宗羲的万斯同品行如何?从康熙朝大臣举荐其“博学鸿词科”(不限秀才举人资格,也不论已仕未仕,凡是督抚推荐的,都可以到北京考试。考试后便可以任官)而不就,到受师之托赴京修《明史》却坚持“以布衣参史局,不署衔、不受俸”中便可窥见一二。

  可见,因靖难之役而授人口实的明成祖朱棣,其文治武功还是令史学家不得不叹服的。

  事实上,明成祖朱棣开创的“永乐盛世”,也着实让人看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封建统治者。夺取政权,或许只是其文韬武略的牛刀小试,而之后的一系列动作,才真正让人领教了他的大不同。迁都北京,展示了他政治上北固边疆、南视中原的胸襟与野心;北征蒙古、南伐安南(今越南北部),则显示了他卓越的军事才能与率先垂范的气魄与胆量;疏浚会通河、完善军屯及鼓励民垦,经济上的得力举措,体现了他“家给人足”“斯民小康”是天下治平根本思想的先进性;而《永乐大典》的完成与妇孺皆知的“郑和七次下西洋”,则彰显了他文化与外交手段的独树一帜……

  作为一国之君,他曾这样回应劝其稍作休息的左右侍臣:“我在宫里,每天要考虑很多事。如果有一件事应该做而没有做,或者做得不好,我会一直到天亮都睡不着觉。这已经成了习惯了。”

  天道酬勤。勤政的习惯终究促其绘成了一幅“赋入盈羡”、万国来朝的大写意。

  闲坐·聊古今

  然而,盛极而衰与否极泰来如一对欢喜冤家,相互看不惯却又打不散。明先祖创下的盛世基业,随着一场土木堡之变而几乎灰飞烟灭。所幸,“中兴之主”朱厚熜及时扭转这种气息奄奄的颓势,使得大明江山再现生机。

  其当政前期实施的“嘉靖新政”,在促进本朝国力恢复的同时,更为其子孙后代接下来推行隆庆新政与张居正改革提供了蓝本、奠定了基础。但,世事变化终如白云苍狗。跌宕起伏的人生大抵也是如此,从春秋五霸之齐桓公到中兴之主明世宗,他们的经历似乎都说明了这一点。曾经“九合诸侯,一匡天下”的中原第一霸主老而昏聩,对小人的一味宠信,终究让他死亦无人问津。而明世宗朱厚熜虽未至此不堪境地,但其因练道修玄而导致的“壬寅宫变”,也曾令其命悬一线。

  晚年崇尚道教的明世宗为求长生不老,在御花园植蕉数株,并命宫女们凌晨即往园中采集叶上甘露供其服用。因此累倒的宫女不断增多。以杨金英为首的十几个宫女忍无可忍,遂决定杀死皇上。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十月的一天夜里,她们找到皇帝的宿处,一拥而上按住皇帝,并用绳索勒住了他的脖子。慌乱中,她们错将绳索打成了死结。一胆小宫女看事态不妙,赶紧偷跑出去给皇后报信。一番搏斗,奄奄一息的明世宗被救活过来。这场发生于壬寅年的弑君事件,不仅让不堪煎熬的宫女死于非命,而且给劫后余生的皇上留下了难以抹灭的心理阴影。之后,明世宗将办公地点由紫禁城移至西苑,应该就应了那句“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老话。

  孰是孰非自由历史盖棺定论。单就明世宗痴迷道教这一嗜好,朝中大臣也是颇多微词,只是忌惮进言获罪,才对此三缄其口。不过,从古至今,中国历史上就不乏冒死直谏者,商之比干,唐之魏征,明之海瑞……而海瑞即明嘉靖时期的大臣,他曾嘲讽称:“嘉靖,家家干净。”

  可贵的是,他不但敢说而且敢做。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二月一日,海瑞买好棺材、托付好家人后,向明世宗呈上了针砭时弊的《治安疏》。《治安疏》不仅措辞激烈地批评世宗迷信巫术、生活奢华,更是直指其不理朝政等弊端。尚不愿自比商纣王的明世宗虽未治海瑞死罪,但海瑞却也因此被罢官收监……

  往事已远,连写满故事的石牌坊都苍老了容颜。还是趁着这“竹外夭桃分外明,一枝折得绕溪行”的大好春光,去领略一下其身后“千里莺啼绿映红”的秀丽景致吧!

  



上一篇:庆祝“中国航天日”主题活动 走进农业嘉年华
下一篇:没有了
关闭
频道精选
健康
时尚
婚嫁
体育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