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平新闻|国内资讯|国际新闻|法制社会|教育专栏|旅游攻略|明星娱乐|昌平美食|健康|装扮|婚嫁|母婴|收藏|卫生|摄影|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 >

齐一民《梅花三“录”》:录生活之大,做大写之人

时间:2017-01-12  来源:未知  作者:昌平新闻网

《梅花三“录”》,齐一民 著,春风文艺出版社,2016年11月第一版,定价30元

  何为《梅花三弄》?因主题在琴的不同徽位的泛音上弹奏三次,故称"三弄"。最近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了一本《梅花三“录”》。看到书名,我感到很莫名其妙,但一看作者,我就清楚了。

  我从读《四个不朽》开端知道齐一民。齐先生写文章有个特色,他喜欢从多方面演绎统一主题,尤其是他的随笔集。《梅花三“录”》其中的一些文章,我看到他曾以博文的形式陆续发过。近日,意外读到这本书,发现作者已将这些随笔聚集成册,分为“中外课堂花絮录”、“读写游心得录”、“养鱼心经录”三部分,以17万余字、数十篇随笔波及听音、上课、读书和生活见闻等。

  无论这本《梅花三“录”》,仍是《四个不朽》,相似体系化的尝试,显然是作者有意为之。一方面解释了作者对系列化写作的推崇。把一些貌似疏散的单篇组成了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既深入了各篇的接洽,增强有机整体的艺术沾染力,到达分则各自成篇,合则为一个整体的目标。另外,它也裸露了作者的野心。作者想建构一种文学上的不朽感。正所谓“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这次,他的三“录”又是在演奏一个怎样的主题呢?

  想要懂得《梅花三“录”》演奏的主题,就不能不提到齐先生这个人。他有强烈的吸引力,让你在读他的书时,很想看看他是个怎样有趣的人。而看到这个人,又会想去读读他的书,很想看看他记载了多少有趣的事。齐先生是那种天生不循分的人,在北京“练过好几个摊”,曾是几个公司的掌门人,还要上课,写书。他两次出国,又两次回来,他说本人是一只玳瑁,“我是一只不顾死活拼命爬到了海滩上的玳瑁,是从鱼群中脱颖而出,不愿与鱼虾为伍的、有报负有理想的玳瑁,是不欲的、清洁的玳瑁。”

  《梅花三“录”》,书如其人。有趣,又不安分。随笔集的缘故,注定它不会是一部单纯的作品,但诸多篇章又“高度同一”,不同的见闻、不同的判定、不同人物的价值观像多声部一样交错演奏着大写的人性主题,带你去感觉、去悟想,了解一些不同的人、不同的生活,尽可能进入人道的内部,让读者的人生经验在阅读中得以延伸。《梅花三“录”》全书布满对生活的依恋之情,他把自己的上课、生活、读书、见闻和作家主体的精力思考糅合在一起,并用奇特的视角去对待世界、思考生活。读者看随笔,除了看故事、看人物,有时还想看到作家对生活的认识,齐先生自己深受托尔斯泰和雨果的影响,他以为“写书的终极目的还是用自己的笔,记录世界上的事件,我最终追求的是‘大人道主义’,大写的‘人道’”。《梅花三“录”》正为我们供给了这个认识的可能。